政策不断利好,民营医疗的发展真有想象中那般美好?

亿欧网 中字

“社会办医”这个词已经被提及了多年。自医改以来,鼓励社会办医,提供多层次、多样化医疗服务,与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并行一直是国家工作的重点任务。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民营医疗机构也确实取得了不错的发展。到2015年底,民营医院以14518家的数量首次超过了公立医院,直到2018年,民营医院的数量更是达到了19139个。而在诊所方面,国家也是开绿灯,2017年出台了相关文件指出,二级及二级以下的医疗机构设置不再需要审批,这就意味着诊所的开设有望不再被审批。

整个民营医疗市场呈现着一种欣欣向荣的态势,亿欧大健康认为这和国家鼓励社会办医政策进程不断加快,资本的不断注入和医生的多点执业等等因素都分不开。

首先,民营医疗是什么?民营医疗指的是除国有和集体所有之外的医疗机构,包括医院、诊所、卫生中心等,是医疗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近几年来,由于部分公立医院在疯狂扩张过程中负债累累,民营医疗发展大势所趋,国家开始从顶层开始不断发力,解除束缚社会办医的“镣铐”。由此,不仅民营医疗中的民营医院、诊所得到了大力发展,同时也出现了许多新兴的医疗业态,包括医生出来单干形成的“医生集团”,还有从医院独立出来的“第三方独立医疗机构”,还有依托互联网等新技术形成的“互联网医院”等等。这些新业态的出现,充分地发挥出了“鲶鱼效应”,让整个医疗生态日臻完善。

民营医疗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,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“以公有制为主体,发展多种经济成份”的经济发展路线,为社会办医政策提供了政治基础。

到1990年,民营医疗机构开始正式合法化。在这个时期,出现了三个现象:第一是国企改制大面积推开,经济活络,下海成为时尚;第二是深交所、上交所成立,股票新生,加速了资本的流动;第三,同以莆田人为代表街头游医也在这个时期变成了科室承包人,为后来莆田医院的发展壮大奠定了基础。

2000年后,民营医疗开始初步发展。以民营医院为例,据卫生计生委的数据统计,发展到2005年,经历过市场的淘汰和新生后,全国民营医院的数量达到了3320家。

但真正的喷井式爆发,是在2013年以后,国家政策的大幅度放开。起点是2013年8月,李克强总理主持国务院会议,研究部署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,提出放宽市场准入,鼓励社会资本、境外资本依法依规以多种形式投资健康服务业。

1、  关于社会办医政策

2015年,国务院办公厅《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》(以下简称2015年《措施》),提出“非禁即入”的原则,将社会办医纳入相关规划,按照一定比例为社会办医预留床位和大型设备等资源配置空间,在符合规划总量和结构的前提下,取消对社会办医疗机构的具体数量和地点限制。

在2015年《措施》中,提到“支持社会力量”通过特需经营、公建民营、民办公助等模式,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,未禁止社会资本与公立医疗机构合作举办营利性机构。

2017年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2017年《意见》),提出拓展多层次的医疗服务,涉及了七大领域:全科医疗服务、专业化服务、中医药服务、前沿医疗服务、个性化医疗服务、多业态融合服务、健康服务产业集聚区。

同时也鼓励公立医院与社会办医疗机构在人才、管理、服务、技术、品牌等方面建立协议合作关系,支持社会力量办好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。

2017年12月,首部《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(草案)》(以下简称《草案》)已由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初次审议,《草案》与2015年《措施》和2017年《意见》表述略有不同,提出医疗卫生机构应以公立医疗卫生机构为主导,而政府办公立医疗卫生机构,不得与社会资本合作举办营利性机构。且公立医院不得举债建设,要严格控制公立医院对外投资。

2、  关于人才的政策

2015年《措施》加快推进和规范医师多点执业,鼓励和规范医师在不同类型、不同层级的医疗机构之间流动,鼓励医师到基层、边远山区、医疗资源稀缺地区和其他有需求的医疗机构多点执业,医务人员在学术地位、职称晋升、职业技能鉴定、专业技术和职业技能培训等方面不因多点执业受影响。

2017年《意见》也明确提到了要加强人力资源保障。改革医师执业注册办法,全面实行医师执业区域注册,医师个人以合同(协议)为依据,可在多个机构执业,促进医师有序流动和多点执业。

3、关于准入和批准

2015年《措施》提出全面清理、取消不合理的前置审批事项,进一步明确并缩短审批时限,进一步放宽准入:清理规范医疗机构设立审批;公开区域医疗资源规划情况;减少运行审批限制;控制公立医院规模,规范公立医院改制。在审批上不将社会办医疗机构等级、床位规模等作为确定配置大型设备的必要前置条件,重点考核机构人员资质与技术服务能力等指标。

2016年,国务院印发的《“健康中国2030”规划纲要》中提出,破除社会力量进入医疗领域的不合理限制和隐性壁垒。

2017年《意见》提出凡符合规划条件和准入资质的,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。对社会办医疗机构配置大型医用设备可合理放宽规划预留空间。个体诊所设置不受规划布局限制。在审批专科医院等医疗机构设置时,将审核重点放在人员资质与技术服务能力上,在保障医疗质量安全的前提下,动态调整相关标准规范。简化优化审批服务,积极推进一站受理、窗口服务、并联审批,推广网上审批。

正是这些不断利好的政策,社会资本才能不断注入到医疗领域,助力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。首先,各种类型的医院均有上市,综合类有:凤凰医疗、弘和仁爱、康华,专科类有爱尔、康宁、和美、通策、新世纪等。其次,在数量上,整个民营医疗机构的数量都在呈现喷井式爆发,上文民营医院的数量已经可以说明问题。最后,医疗集团化的发展趋势也越来越明显、越来越壮大。据健康点盘点,目前包括华润凤凰、北大医疗、晋商联盟、新里程医院集团、复星医药、远东医疗六个医疗集团的床位数已经过万。在诊所方面,连锁化也是目前发展的一大特点,未来这个趋势还会更加明显。

一方面民营医疗机构在这些年得到了极大的发展,但另一方面我们也不得不承认,目前民营医疗机构的发展存在诸多问题。在民营医院这一块,首先,自“魏则西事件”后,民营医院被推到了风口浪尖,社会大众对于其信任程度急剧下降,获客量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影响,而不断增加的民营医院没有患者,只能被淘汰;其次,从品牌的角度讲,民营医院虽然数量多,但大部分规模小,相比起公立医院来说,口碑要差很多;最后,在竞争上,如果不与公立医院展开错位竞争的话,私立医院往往要比不过公立医院。在医生集团这一块,医生集团作为新出现的业态,同样面临许多的问题,包括:医生加入医生集团后的社会保障不足;医生集团的培训、晋升等职业发展路径不够明确;医保政策不支持等等。

声明: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,目的在于信息传递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,请联系我们。
侵权投诉

下载OFweek,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

还不是OFweek会员,马上注册
打开app,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