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药推手,最近陷入了全民抨击的漩涡

虎嗅网 中字


被铺天盖地的广告捧上“神”坛的鸿茅药酒,最近陷入了全民抨击的漩涡,因为什么?虚假宣传、是“毒药”不是酒、相关部门监管不力......或者,兼而有之。其实,像鸿茅药酒这样的蒙派神药还有很多,而且都有着“传奇”的发家史,鸿茅药酒可能会死,但“蒙派”不会死。

1988年的一天,内蒙古小伙乌力吉闯进了山西大同晚报社,他拿着一张报纸,要求以此为模板连续刊登10个版广告。在此之前,他已被多家报社拒绝,他手里的样报对一种名为“杨振华851”的口服液极尽吹捧之词,太不像一个正经广告了。

《大同晚报》广告部的人接下了这个活。如果他们不接,走投无路的乌力吉只能把一车口服液拉回老家呼和浩特。

乌力吉手里的那张样报,来自一个名叫吴炳新的家伙。同为“杨振华851”的经销商,在包头矿务局当过工人的吴炳新的销量甩了乌力吉几条街。经过仔细研究,乌力吉终于发现了这个秘密武器。

大同的广告登出来后,乌力吉车上拉的400箱产品很快销售一空。他拿上大同的报纸,在山西各个城市如法炮制,每天收回的货款用麻袋装。

他突然发现,赚钱原来可以这么简单。

在吴炳新和乌力吉这些营销天才的推动下,“杨振华851”成了中国最知名的保健品,广告打到了央视黄金时间段,还成为了亚运会指定产品。越来越多的人加入经销商队伍,广告也越来越出格。如果不是1991年媒体的批评报道,并引来卫生部的严查,“杨振华851”可能就是今天的娃哈哈。

但吴炳新和乌力吉已经锻炼了一支爆款神药推手的队伍,这些年轻人将到祖国的大江大湖中去,开辟一个新天地。

每年的正月和秋季,内蒙古呼和浩特都会举办 “内蒙古医药保健品招商会”,那时全市的酒店宾馆爆满,餐饮、服务、旅游保守估计增长40%。

就像莆田医院垄断了全国的民营医院一样,以吴炳新,乌力吉为头狼,内蒙古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药品保健品营销产业链,被叫做“蒙派”。蒙派一位早期的领袖自己统计过,全国85%的医药保健品从业人员来自内蒙古,超过50万人,年销售额约在100亿元左右。

他们把最重要招商会放到自己的家乡,每年两次,衣锦还乡。

“内蒙古医药保健品招商会”上,汇集了全国的保健品生产商。这是蒙派成员们掘金的时机,一旦发现有噱头的产品,拿下代理权,他们将很快成为千万富翁。

这是一条被无数人验证过的致富之路。

“杨振华851”失利后。吴炳新拿到了“昂立一号”的经销权,跑到了南京。到了1992年,昂立一号在江苏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了1500万元,1993年又达到了1亿。

1994年,有了积蓄的吴炳新自己开发了三株口服液,当年销售额1.25亿元,两年后,年销售额已逾80亿元,至今被蒙派看作珠穆朗玛峰。在同行们还在登报纸广告的时候,吴炳新已经换了阵地,他把三株的广告刷到了农民的猪圈里。他打造的营销网点,覆盖范围甚至超过了无处不在的中国邮政。

吴炳新的学生乌力吉也找了新的产品,一双可以让糖尿病自我痊愈的鞋——驰誉药磁鞋。他的销售主要在新疆和成都展开,一场活动卖四五千双鞋是非常正常的。成都当时一篇报道记载,数万人聚集在西御街排队购买药磁鞋,让交通都瘫痪了。

所有的电台都在播药磁鞋的专题知识讲座,讲座太吸引人了,以至于便携式小收音机突然在当地热卖。

“蒙派”的发家史,大致就是中国大众媒介的变迁历史。从发报纸、到刷墙、再到进社区宣讲,最后,他们在三四线城市的电视屏幕上找到了自己的阵地。

在中国,最大的广告投放公司不是宝洁、不是可口可乐,而是蒙派的公司。在那些国际品牌不屑一顾的城市,蒙派营销的产品逐渐称王。

2000年之前,中国的地方报纸、地方电视台,包括省级的卫视,1/3到1/2的广告都来自蒙派;中国的二流影视明星,主要的广告合同来自蒙派产品。

蒙派产品养活了中国的二流影视演员,也托起了地方媒体的饭碗。

红桃K、太阳神、中华鳖精、哈慈五行针、延生护宝液相继成为全国爆款神药。1995年到2000年,蒙派每年都会产生几个亿万富翁。

在吴炳新和乌力吉迈向巅峰的时候,32岁的杜海军拿到了内蒙古凉城县“鸿茅药酒”的全国总代理,开始把这款神药卖向全国。

鸿茅药酒最开始的主要疗效是治疗关节炎。这是一种在内蒙古的常见病,但是随着销售范围的扩散,鸿茅能治的病越来越多。

声明: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,目的在于信息传递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,请联系我们。
侵权投诉

下载OFweek,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

8.31 OFweek人工智能产业投融资峰会
还不是OFweek会员,马上注册
反馈
打开